歡迎您進入洛陽市住房保障和房產管理局網站!
網站首頁 信息公開 網上辦事 組織機構 法律法規 專題專欄 行風建設 服務大廳 行業新聞 公告公示 住房保障
 市內新聞

洛陽將推進小區業主自治列入今年重點民生實事

今年,我市將推進小區業主自治列入重點民生實事。業主自治不但有利于群眾參與民主自治,提升獲得感,也有助于倒逼物業公司提升服務水平,打造和諧的居住環境。如今,我市一些小區正在嘗試業主自治,大家期待著自治之路能越走越順暢。

 1 共建美好家園,群眾的事群眾辦

今年我市的重點民生實事,首次將業主自治列入其中:規范物業管理,建立和完善物業服務企業信用評價體系、建立物業聯席會議制度,30%以上的居民小區成立業主大會或其他形式的業主自治組織……業主自治將成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的新途徑。

記者從市房管局了解到,目前,我市有意愿實行業主自治的小區主要有兩類:一類是老舊小區,這些小區業主戶數少,物業費用標準低,物業公司不愿接手。舉個常見的例子,一個老舊小區有40戶業主,物業費為每月每平方米0.4元,以每戶平均面積50平方米計算,即便全部收齊,總物業費也僅800元,連保潔等基礎的人工成本都不夠,物業公司很難維持正常運轉。這類小區,往往通過選舉樓棟長、熱心人等牽頭開展小區的公共事務管理工作。

另一類是中型、大型小區,有專業的物業公司管理,希望以業主大會的形式選舉成立業主委員會,更好推進小區各項公共事務管理工作。

“無論哪種形式,小區業主自治的好處很多,不僅能讓群眾的事兒群眾自己參與、決策,擁有小區管理的話語權,及時向物業公司反饋業主意見與建議等,還能倒逼物業公司審視自身不足,提升服務質量,使業主與物業公司間形成良性互動,共建美好家園。”市物業辦相關負責人說。

 2 業主自治推進之路不順暢

然而,小區業主自治之路走得并不順暢。

“晚上小區路燈不開”“大門門禁壞了無人修”“小區內開飯店、開午托班”“車輛隨意進出”……這幾個月,洛龍區永豐園小區的業主微信群里,大家對小區出現的各種問題議論紛紛。

今年年初,因“三供一業”分離移交工作推進,洛龍區永豐園小區迎來了新的物業公司。去年下半年,在新舊物業工作移交階段,不少業主想通過成立業主大會,督促新物業公司及時解決小區存在的一些問題。業主開會、入戶征集民意……然而大半年過去了,業主大會一事幾度擱淺,終究沒能成立。如今,該小區業主對新物業公司有怨言,物業費繳納比例也不高。

有著相同情況的小區不在少數。記者從澗西區物業辦了解到,中僑水榭小區去年開始籌備業主自治相關事宜,但自治之路剛邁開步伐,就因種種原因停滯不前,最終超過了相關條例規定的“60日”期限;今年,該小區不得不重新準備成立業主大會。上周,該小區貼出通知:請業主積極報名參加成立業主大會籌備組……多天過去,報名者寥寥。順馳城小區也有同樣的情況。

3 “坐等靠”成自治路上攔路虎

業主自治好處多,推進之路卻為何不順暢?

有著“坐等靠”思想的人多,積極主動出擊的人少。“說起小區成立業主大會的時候,業主們都很積極,但要召集大家一起去和物業公司協商或進行資料收集、入戶征集民意等實質性工作時,很多‘嘴上’積極的業主,都以‘工作忙’‘帶孩子’等理由不參與,最終自治之事只能不了了之。”永豐園一位積極牽頭的業主頗有怨言。

澗西區一辦事處從事小區業主自治工作的負責人表示,小區業主自治,選舉出的業主委員會成員一定得是有公德心的人,但現實情況不盡如人意。推進業主自治是一件費時費力之事,往往會出現“出力不討好”的情況,一些業主因怕麻煩不愿參與。這些癥結在推進業主自治的過程中很常見。

此外,物業公司表面支持、暗地里不配合的現象也存在。“對于一些老舊小區來說,成立業主大會必須提交的材料的缺失,也是自治路上的攔路虎,如房屋建筑規劃圖、公共設施證明等。”澗西區物業辦相關負責人說。

4 提升業主自治意識和能力是關鍵

去年1月1日,《河南省物業管理條例》開始實施,將業主自治的門檻大幅降低,10人以上業主聯名可以申請成立首次業主大會籌備組;去年9月,與其配套的《河南省業主大會和業主委員會指導規則》印發,明確、細化了小區業主自治的相關內容,引導業主依法、有序自治管理。

借政策東風,我市小區業主自治之路如何走得更順暢?

河南科技大學人文學院社會學博士趙慶偉認為,我市推行小區業主自治符合社會治理發展趨勢,但業主自治不能簡化為是否有業主委員會或其數量的多少,還要注重社區居民自治意識的培養、社區社會組織的建立和發展等。

他建議積極發掘社區“能人”,尤其是在黨政機關、大型企業等單位工作的“能人”,發動這些人帶頭,推進小區業主自治;注意通過社區典型公共事務的解決,滿足居民需求,從而引導更多居民參與到社區服務中來。此外,要從政策講解、利益分析等方面加大宣傳力度,改變以往物業公司與業主處于對立面的局面,促進二者合作、互補、共贏關系的形成。

“社區自治是個長期實踐的過程,不能急于一時,除加大相關部門對小區業主自治方面的支持力度外,還可嘗試引進其他社會力量。”趙慶偉說。(洛陽日報記者 趙佳)

财富阶级官网